丹 霞 大 聖.jpg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丹霞大聖

            丹霞大聖 原系福州郊外豹頭山宿猿洞中一隻修煉千年的紅毛猴精,相傳生性浪蕩而做事荒唐。

   在福州地區,民間流傳最廣的當數作者無考的《閩都別記》中所描述的丹霞大聖。這位全身紅毛的猴精原是個為非作歹的淫賊,故居就在烏石山上的「宿猿洞」內,系唐代陳姓隱士所養。宋朝程師孟曾篆「宿猿洞」三字。

 

   此猴年久成精,常以妖魔面目出現,淫人妻女,後被出自福州下渡鼎鼎有名的 臨水夫人陳靖姑 所降服,作為其部將,改惡從善,成一善神,為人消災祛難,稱為 丹霞大聖。自歸正法後,受過敕封,猴精又在洞中修煉,法術無邊,極其靈驗。福州城內多處祀之,以福州督司後香火最盛。猴神逐漸被引到八閩各地。連江、永泰、南平漳湖板及閩南各地先後都建有猴神廟。 


   有一回祂逛到
福州城裡,獲悉浙江商人楊世昌在城裡開店經營,其妻沈氏姿容姣好,便趁楊世昌外出之機,變作楊世昌進入楊家欲矇騙沈氏。 此時世昌恰巧因故返回,猴精反將真世昌說成假世昌轟出家門。楊世昌只得上衙門控訴。審案老爺將兩個楊世昌召來公堂對簿,並令沈氏和世昌之母辨認。然而猴精變化得音容舉止與真世昌毫無差異一又能掐善算,任憑沈氏和世昌之母如何察看盤問,總也無法判斷孰真孰假。老爺為了分清真偽世昌,故意呵斥世昌之母,說是身為母親卻連自己生養的兒子也認不清楚,實乃荒謬之至,喝令衙役痛加責打。真世昌聞之立即撲上身去所住老人,情願代母受刑;假世昌也連忙撲上前去,也說情願代母受罰,但畢竟遲了片刻、慢了一步。

 

   審案老爺當即猛拍驚堂木要將假世昌拿下;又誰知那猴精早已變成與全然相同的假老爺,跟他一樣威風地並排而坐,也連連拍擊驚堂木對他喝叫道:何處惡徒膽敢冒充本官?來呀,先將這惡徒拖下去痛打四十大板!”於是兩個審案老爺,一個說我是真的你是假的,一個說你是假的我是真的;一個說東一個道西;一個咒天一個罵地;一個說要聽我的,一個說我說的才算數……直鬧得公堂上亂七八糟,眾衙役暈頭轉向。

 

   末了,真老爺只得垂頭喪氣宣告暫且退堂,可猴精轉眼間又變成了假世昌跟真世昌搶奪沈氏。老爺見狀,靈機一動,對兩個世昌好言勸告道:“二位不必如此,常言道,進一步冤家路窄,退一步地闊天寬。二位既是生得形同一人,且又同愛一婦,此亦一樁奇緣巧合,何必爭端不息傷了和氣?不如由本官做東,二位先且留於衙中痛飲幾杯,握手言和,爾後與沈氏一同回家,三人好生相處度日,豈不皆大歡喜?”真世昌哪里肯依,卻被老爺暗暗止住。假世昌一聽連聲叫好,心想:老婆終歸是人家的,我能白佔一半也該心滿意足;如今有肉不吃白不吃、有酒不喝白不喝,吃了喝了也是白吃白喝……於是興高采烈地拉了真世昌一同入席。哪想老爺此乃緩兵之計,待到這猴精吃飽喝足之際,老爺暗中派人請來的 臨水夫人陳靖姑 也已趕到衙中。



   臨水夫人 前往席間一看,知道假世昌乃是久經修煉的猴精所變,此猴頗有技藝,況且雖有荒誕之處,尚未

罪大惡極,便對其言明自家身份,責其不可損害他人家庭,並勸其歸降改過,修成正果。那猴精卻是天生頑皮,聽了  臨水夫人  之言,搔首撓耳地嘻嘻笑道:“美人師姐金玉之方,我怎忍心不聽不從?你欲勸我歸降,此事好說好說!不過在投降之前,我欲與師姐賭上一賭,不知師姐可敢答應麼?”臨水夫人 問如何賭法

 

   猴子道:“若論諸般神通,猴哥我多如牛毛,三天三夜也賭不完了。今日且只比試比試武藝也罷:你若能取勝於我,我即歸皈門下為徒;你若敗我手下麼……嘻嘻,你須歸我門下為妻!如何?可敢賭麼?”臨水夫人 笑道,只怕比輸了你言而無信。猴子急得吱吱叫、蹦蹦跳,把胸脯亂拍亂打道:“我猴大哥雖然喜愛戲鬧搗亂,可說話從來一是一二是二,今若比輸了自食其言,任憑你要閹要割要……”臨水夫人 連忙笑而阻止。二人便比試起來,大戰幾十回合,猴子終於被靖姑活活擒住。這猴兒倒也像條漢子,既比輸了,二話不說,納頭便拜 臨水夫人陳靖姑 為師;後來也成了 臨水夫人 得力的助手,並且修成了正果。

 

   後人為了紀念祂的功德,還在福州等地建造了“丹霞大聖廟”(在古田臨水宮正殿之側亦有其神像),所供的猴爺正是這位改過從善的“丹霞大聖”,並非那《西遊記》中的 齊天大聖 孫悟空 。

ㄚ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